薯片道长

【灵修】你只有一个

☆假如大战不止一日…
  

☆想开车的,想想就…没得了啊哈哈

『天魔大战仅一日,两军便损失惨重,为养精蓄锐,主帅割襟为盟,约定不日再战! 』

是夜,我守在他的身边,看魔医细致地为他清理已感染的伤口。

外袍褪下了,他白皙的背上赫然现出一条醒目的爪痕,有黑色的液体从中渗出来,又于堪堪流尽时陡然凝固。魔医略作迟疑,紧接着迅速掏出一拇指大小的圆口瓷瓶,将乳白色的粉末尽数洒在伤口的边缘。 

他“嘶”了一声,旋即盘坐在软榻上运行功法,在真气的催动下,药物缓缓融入他的血肉。他微垂着头,平静的眸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隐忍,却还是伸出手,向我道,“过来。”我噙着泪快步走向床畔,坐在了他的身侧,柔声问,“还疼吗?”

“只是皮肉伤。”他摇了摇头,嘴角噙出一抹笑容给予我心安,只是脸色还是苍白了些。

俯身,我轻轻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上,目光扫到那狰狞的伤痕时心下一沉,微闭眼眸不忍再看。他抬手抚上我的青丝,温热的触感似暖流在发间蔓延开来,可我未曾忘记,他不愿服下蓬羽,还受着反噬之苦。

“一定要打吗?”我终是难掩心头的忧虑,哽咽着道。

闻言那陷进我发丝的手指微微一颤,他松开了我,摇曳的烛火下我们四目相对,“非战不可,我与润玉积怨颇深,就算不为了你,他亦会将我置之死地。”沉吟了片刻,他又道,“况且,天魔两界争战不休,早该做一个了断。”语毕他幽深的眼瞳中燃起异样的光芒。

心中有冷涩的风穿过,我轻咬住下唇一时无语,踌躇中却看到了搁置在案台的血色战袍,几个时辰前的刀枪剑雨,在脑海一一浮现…

刀剑无眼,他的敌手,也素来狠厉。

思及此,我大恸,骤然开口道,“可是我怕! 我从未这般怕过……战争总有胜负…可你只有一个。”我仰头凝视着他,想把他此刻的样子永远刻在心里,可眼眶不断泛起的雾气模糊了他的面容。

“我知道你怕什么,可这条路,从来不是我们可以选的,就算…我也一定会护你万全。”他抬手拭去我眼角的湿润,重新将我拥入怀中。

“万全…”我轻轻呢喃着这两个字眼,护我万全,可谁来护你呢?

 
或许我们在一起的时日无多,那我便应承你一回,还你一夜的红罗帐暖

……

再醒来时,身侧早已没了他的身影。耳畔擂鼓阵阵,雷云密布的苍穹下,又将是一场恶战! 
我推开了门,朝着黑暗一步步走去…

一波小番外:
“锦觅,你是不是还在怨我?”
他俯身擒住我几次偏躲的红唇。
“怎会。”我轻推开他,将滑落的肩带重新拨上。
“那你为何?…”他蹙起眉头,眼角眉梢皆是孩童才有的落寞与委屈,佯装得真好。
我低下潮红的脸,微嗔道,“你还受着伤!…”
“我说了,只是皮肉伤。”
“可…唔…” 

【灵修】我和我男朋友的婚后生活

 

☆  夜话

☆  大结局给自己留下了阴影,
相敬如宾固然好, 小打小闹才是真!

【灵修】男朋友…害羞怎么办? 二)

☆链接👇
       共浴2
☆其实我想,道友们能推荐几篇能让人看到哭的官配同人文么 !

【灵修】男朋友太会害羞怎么办?在线等

☆  沙雕对话体甚得我心呐
    写起来非常快咯,没有开车的时候就写这种解解馋偶吼吼~

☆链接大王做链接,看文大佬戳戳戳 (如果蹦出“继续”二字,点它就可以了)

共浴

【灵修】我爱你第四篇3

☆戳链接👇

只是睡着了

看看链接做成功了没~
(不好意思,这章由于自己的错误操作被误删,且没有备份……QAQ)

【灵修】我爱你第四篇2

★阿!  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四的全篇写完
就写一点发一点

☆没写过打斗场面哇

戳链接
只是打了一架

(码字软件没有备份!这章没得了!不好意思……)

【灵修】我爱你第四篇

☆ 搜tag瞄了一眼,发现和『我爱你』相似情节的文有太太写了,也写的很棒。加上自己卡文严重,所以发出来问问有没有人想看后续。没有我专心搞战损车了。

☆接    『风月债』 那篇车文

他抬手抚过我的面颊,指尖一寸寸陷进我潮红未褪的玉肤。

我涔着泪看向他那微微开阖的唇瓣,齿缝间还依稀残留着干涸的血迹,它告诉我,胸口被咬破的寸许皮肉,也早已结疤愈合。

如果人的心 ,被剖开了一道口子,日日煎熬终会痊愈,那该有多好。

许是厌倦了我这副苍白虚弱的面容,他毫无眷恋地扬手一挥。

“送客!”

须臾,两名女妖急急赶来, “水神请。”为首的那位见我轻裘披肩,领口内酥胸若隐若现,先是大惊,转而竟百般厌恶地扯了我的臂往门外推。

我撑着发颤的双腿任由他们将我扔于来时的飞檐亭内。

亭外满目灯火阑珊,几只看门小兽正憨憨打着瞌睡。

我拢了拢衣襟,顾不得腿间锥心的痛踉踉跄跄直奔渡口。

他不愿信我,也不再爱我,从前我服了陨丹懵懂无知,心口这顽物时全时裂,惹得一颗真心反复无常,他也毫无保留地信我,爱我,可如今,一切,皆不复从前了。

我望着忘川河上徐徐而至的孤舟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便是回去,回去,回到哪里都好,只要不在这里。

于是加快了脚下步伐…

记不清究竟跑了多久,跌跌撞撞终于行至忘川河畔,

“站住!”一记厉喝如初春惊雷,生生拦住了我的去路。

我蓦地回头,竟是穗禾!

“水神?稀客呀,怎么,好好的天后不当,竟恬不知耻地来魔界。”

穗禾踱了几步近至我的跟前,嘴角不着痕迹地上挑了几分,眼中口中尽是轻蔑之意。

我如今这般落魄模样,自是不愿与她多作纠缠,遂不作答话,转了身欲速速离开。

启料,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一道金光临地,与我只差毫厘的石壁被生生凿出数十窟窿。 

“魔界启是你说来便来,想走便走的!”

猝不及防却是她一掌击向我的右肩!我灵机一闪,狐裘披肩却陡然滑落。明晃晃的月光急不可耐地攀上我胸前裸露的肌肤,锁骨间的朵朵樱花在月色下乍现姿容。

我心中大骇,来不及遮掩已被她瞧个透彻。

她逼近我,面上风云变幻,

“难道你和旭凤…!一次次地欺他辱他,如今还…”

或许是我的错觉,她那样高傲的一个人,言语间双眸竟划过一闪而逝的凄凉。

羞赧、悔意接踵而来,我垂下眼睫望着那残缺不堪的岩壁,风过,扬尘起。

【灵修】花好月圆人长久

花好月圆人长久

*对话体,戳上面的链接(虽然比长篇文字少,但也写了好久qaq)

*内含四大天团夫妇的中秋日常(字数分配和排名无关哦😏)

*全是甜的! ! !

然后其实我在写『我爱你系列第四篇』
(接上第三篇的内容,但写起来好慢,又想到今天中秋,理应发个贺文!食用愉快)

【灵修】爸爸妈妈去“上班”

★奇葩脑洞,小鹭视角,内含七娃日常

☆七娃暂且为白鹭、丹顶鹤、小鸥、凤凰、大小白天鹅(双胞胎)、凤凰花(年纪由大至小)

☆然后,我觉得自己写崩了。(ಥ_ಥ)

1、五个月

北冥婆婆和我说。
你如今可以活动活动拳脚,闲来无事还可在这黑漆漆的水殿中做个俯卧撑。
俯卧撑是何物?我只知我的身子更肥硕了些,触手可及的穹顶又加固了些。
于是卯足了劲欲挣开这层层束缚,
不曾想,
“哎呀,他好像动了!”
“是吗?我听听。”
怪了怪了,原以为北冥婆婆最为神秒,天上地下万物皆知,怎料还有更神奇的人物,一举一动皆逃不出二者的法眼。
于是我又抠了抠碍眼的小指,
“他又动了!”
“这般顽皮,倒更像你。”
“我哪里顽皮,明明乖巧的很。”
我自然瞧不见二者的容貌,只知每每争辩,皆是那娇滴滴的嗓音占了上风。
而那嗓音浑厚的,总喜欢贴在穹顶之外,对我说,
“你要乖一点,如此你娘亲受的罪也少一些。”又或者隔着重重软壁聆听我的每一次心跳。更或者临睡之时,与我念叨着曾经的辉煌事迹。
样样都好,唯有一处,叫我百般苦恼:
“你轻点,别伤了孩子。”
“我知道。”
瞧,又说谎话了。哪一次不是将我摇晃得头晕目眩,昏昏沉沉还能听到咿呀艳语。待我撑破这牢笼,定要好好说道一番,此事要忍忍才好。

2、十个月零七天

“生了生了!是个大胖儿子!”
原来我的真名叫“大胖儿子”,好生俗气。为此我拼尽了力气,哭得痛彻心扉。
直至看到了那张标致到惊世骇俗的脸,他们说,她便是我的娘亲,好漂亮的娘亲。于是我再也不哭了,只喜欢盯着娘亲看。
“快抱给凤娃瞧瞧!”
凤娃?哪个凤娃?莫不是那位缠着娘亲摇摇晃晃的混小子!
我定眼一看,唔,北冥婆婆说得对,万不可以貌取人,混小子虽生得俊俏,私下里却是个食色的主。不过,他好像只食我娘亲的色。
那又如何,都是他让我每隔几晚便晃悠地呕吐不止。遂两眼不闭,不愿再瞧。
“该是困了,抱给我吧。”
“好。”
我软软糯糯的小身板一下便跌进了娘亲的怀抱里,好暖。
我捏紧了小拳,一寸接着一寸地往娘亲臂弯挤,她揉了揉我尚且皱巴巴的脸蛋,好轻。
或许是因为被褥太暖了,或许是因为娘亲太甜了,不过眨眼的功夫,我便美滋滋地睡去…
“凤凰,他真是我生的?”
“傻瓜,不是你生的还会是谁?”
“可…”
“刚出生的孩子,都是如此....不耐看。过几日便好了。”
晴天霹雳! ! !分不清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,“不耐看…不耐看…”这三字像魔咒般萦绕在我耳畔,娘亲说我丑!丑...
我酝了一眶泪,却不敢哭,若是让他们瞧见了我哭闹不止的丑态,定更伤心了。
遂攥紧了被角,生生吞下了满腹悲怆。
而后数年里,我染成一习性,每日早起便要在铜镜前瞅瞅,唔,又好看了些许。

3、十岁

说书的都道天界火神威武不凡,膝下独子亦俊郎无比,荒谬! 十年的时间里,爹爹殚精竭虑启能只有我一个孩子,
是以,我的身后还跟着六只嗷嗷待哺的崽子。“哥哥,次饭饭。”“哥哥,大黄花抢了我的发带!”“我不叫大黄花!!!”“哥哥,小六想解手手。”……
天道不公阿!  棠樾实在难以承受这六份别致的礼物,然与天嘶吼亦是无用,爹爹娘亲交待了几句便一走了之,留我一娃收拾满屋的烂摊子,且这些个烂摊子不能打,不能骂…捧在手心怕摔,含在嘴里怕化…

养娃的第一日。
“开饭,开饭,开饭…”
“马上就好!等一会儿哥哥。”我胡乱择了些菜叶子一股脑就往锅里仍,油盐酱醋一样也不能少。

饭桌上,
“小天,我好饿。”
小六嘟着粉嫩小嘴委屈道,
“饿了?哥哥给你变好吃的!”
与她容貌别无二致的小五凝神屏气,默念着咒语竟变出了一盘白花花的鹅卵石。
“哈哈哈~小六,叫你不勤修法术,让我这只,除爹爹外,唯一冠绝六界的凤凰告诉你,什么叫道行!”小四(凤凰)得了爹爹精髓,又爱研究些邪门秘法,最是傲气。
“哼,道行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要饱读诗书,将来做大皇帝!把你们通通抓进去!”小五年纪小,脾气可不小。
“大皇帝有什么好的。”
“大皇帝就是好!”
“不好不好就是不好!”…
如此,闹得天翻地覆,争论不休…

菜园内,
“小鹤姐姐,你在干什么呀?”
“我在孵蛋。”老二乐呵呵地蹲在一枚眼珠大的蛋上,朝老三招手。
“蛋?”
“乌鸦蛋。老二眨了眨眼小声说道。
“错了错了,应该把蛋放在水里!”小七攥着几根狗尾巴草不知从何处屁颠屁颠地跑来。“你这样是孵不出蛋的!”
“胡说,鸟儿都是这样孵蛋的!”
“你才胡说,爹爹便是娘亲一瓢水瓢水浇灌长大的!”小七不服气道。
“你把蛋给我,我来孵!”
“不给!”
“给我…”
pia,蛋碎了。
“哇啊啊…你把爹爹还给我!”老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。
“爹爹,哪来的爹爹?”
“我从树上偷的乌鸦蛋,就是为了孵出爹爹来,现在爹爹没了,你还我!呜呜呜。。”
如此,闹得天翻地覆,争论不休。

后半段肯定写得幼稚了。😔
这么大的人了,我应该成熟些的。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