薯片道长

官宣

关注香蜜快一年半啦! 期间为爱发电产了一点点粮很开心!   然后…其实… 我这边是(产出)END了。 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!
缘来缘去终会散,同人圈就是个圈,江湖有缘再见啦!

【灵修】你只有一个

☆假如大战不止一日…
  

☆想开车的,想想就…没得了啊哈哈

『天魔大战仅一日,两军便损失惨重,为养精蓄锐,主帅割襟为盟,约定不日再战! 』

是夜,我守在他的身边,看魔医细致地为他清理已感染的伤口。

外袍褪下了,他白皙的背上赫然现出一条醒目的爪痕,有黑色的液体从中渗出来,又于堪堪流尽时陡然凝固。魔医略作迟疑,紧接着迅速掏出一拇指大小的圆口瓷瓶,将乳白色的粉末尽数洒在伤口的边缘。 

他“嘶”了一声,旋即盘坐在软榻上运行功法,在真气的催动下,药物缓缓融入他的血肉。他微垂着头,平静的眸中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隐忍,却还是伸出手,向我道,“过来。”我噙着泪快步走向床畔,坐在了他的身侧,柔声问,“还疼吗?”

“只是皮肉伤。”他摇了摇头,嘴角噙出一抹笑容给予我心安,只是脸色还是苍白了些。

俯身,我轻轻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上,目光扫到那狰狞的伤痕时心下一沉,微闭眼眸不忍再看。他抬手抚上我的青丝,温热的触感似暖流在发间蔓延开来,可我未曾忘记,他不愿服下蓬羽,还受着反噬之苦。

“一定要打吗?”我终是难掩心头的忧虑,哽咽着道。

闻言那陷进我发丝的手指微微一颤,他松开了我,摇曳的烛火下我们四目相对,“非战不可,我与润玉积怨颇深,就算不为了你,他亦会将我置之死地。”沉吟了片刻,他又道,“况且,天魔两界争战不休,早该做一个了断。”语毕他幽深的眼瞳中燃起异样的光芒。

心中有冷涩的风穿过,我轻咬住下唇一时无语,踌躇中却看到了搁置在案台的血色战袍,几个时辰前的刀枪剑雨,在脑海一一浮现…

刀剑无眼,他的敌手,也素来狠厉。

思及此,我大恸,骤然开口道,“可是我怕! 我从未这般怕过……战争总有胜负…可你只有一个。”我仰头凝视着他,想把他此刻的样子永远刻在心里,可眼眶不断泛起的雾气模糊了他的面容。

“我知道你怕什么,可这条路,从来不是我们可以选的,就算…我也一定会护你万全。”他抬手拭去我眼角的湿润,重新将我拥入怀中。

“万全…”我轻轻呢喃着这两个字眼,护我万全,可谁来护你呢?

 
或许我们在一起的时日无多,那我便应承你一回,还你一夜的红罗帐暖

……

再醒来时,身侧早已没了他的身影。耳畔擂鼓阵阵,雷云密布的苍穹下,又将是一场恶战! 
我推开了门,朝着黑暗一步步走去…

一波小番外:
“锦觅,你是不是还在怨我?”
他俯身擒住我几次偏躲的红唇。
“怎会。”我轻推开他,将滑落的肩带重新拨上。
“那你为何?…”他蹙起眉头,眼角眉梢皆是孩童才有的落寞与委屈,佯装得真好。
我低下潮红的脸,微嗔道,“你还受着伤!…”
“我说了,只是皮肉伤。”
“可…唔…” 

【灵修】我和我男朋友的婚后生活

 

☆  夜话

☆  大结局给自己留下了阴影,
相敬如宾固然好, 小打小闹才是真!

【灵修】男朋友…害羞怎么办? 二)

☆链接👇
       共浴2
☆其实我想,道友们能推荐几篇能让人看到哭的官配同人文么 !

【灵修】男朋友太会害羞怎么办?在线等

☆  沙雕对话体甚得我心呐
    写起来非常快咯,没有开车的时候就写这种解解馋偶吼吼~

☆链接大王做链接,看文大佬戳戳戳 (如果蹦出“继续”二字,点它就可以了)

共浴

谢谢每一位看过我文章甚至点小心心鼓励的人!!!
新月酿:

评论曾经救过我
谢谢❤

Laceration:

《亲爱的读者,谢谢你们》
我想说的话,都在图里了
丑丑的,请不要嫌弃

开放转载(*'へ'*)转去外站的话标明来源和作者就好

微博也有发,在这里丢个地址


【灵修】我爱你第四篇2

★阿!  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四的全篇写完
就写一点发一点

☆没写过打斗场面哇

戳链接
只是打了一架

【灵修】我爱你第四篇

☆ 搜tag瞄了一眼,发现和『我爱你』相似情节的文有太太写了,也写的很棒。加上自己卡文严重,所以发出来问问有没有人想看后续。没有我专心搞战损车了。

☆接    『风月债』 那篇车文

他抬手抚过我的面颊,指尖一寸寸陷进我潮红未褪的玉肤。

我涔着泪看向他那微微开阖的唇瓣,齿缝间还依稀残留着干涸的血迹,它告诉我,胸口被咬破的寸许皮肉,也早已结疤愈合。

如果人的心 ,被剖开了一道口子,日日煎熬终会痊愈,那该有多好。

许是厌倦了我这副苍白虚弱的面容,他毫无眷恋地扬手一挥。

“送客!”

须臾,两名女妖急急赶来, “水神请。”为首的那位见我轻裘披肩,领口内酥胸若隐若现,先是大惊,转而竟百般厌恶地扯了我的臂往门外推。

我撑着发颤的双腿任由他们将我扔于来时的飞檐亭内。

亭外满目灯火阑珊,几只看门小兽正憨憨打着瞌睡。

我拢了拢衣襟,顾不得腿间锥心的痛踉踉跄跄直奔渡口。

他不愿信我,也不再爱我,从前我服了陨丹懵懂无知,心口这顽物时全时裂,惹得一颗真心反复无常,他也毫无保留地信我,爱我,可如今,一切,皆不复从前了。

我望着忘川河上徐徐而至的孤舟,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便是回去,回去,回到哪里都好,只要不在这里。

于是加快了脚下步伐…

记不清究竟跑了多久,跌跌撞撞终于行至忘川河畔,

“站住!”一记厉喝如初春惊雷,生生拦住了我的去路。

我蓦地回头,竟是穗禾!

“水神?稀客呀,怎么,好好的天后不当,竟恬不知耻地来魔界。”

穗禾踱了几步近至我的跟前,嘴角不着痕迹地上挑了几分,眼中口中尽是轻蔑之意。

我如今这般落魄模样,自是不愿与她多作纠缠,遂不作答话,转了身欲速速离开。

启料,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一道金光临地,与我只差毫厘的石壁被生生凿出数十窟窿。 

“魔界启是你说来便来,想走便走的!”

猝不及防却是她一掌击向我的右肩!我灵机一闪,狐裘披肩却陡然滑落。明晃晃的月光急不可耐地攀上我胸前裸露的肌肤,锁骨间的朵朵樱花在月色下乍现姿容。

我心中大骇,来不及遮掩已被她瞧个透彻。

她逼近我,面上风云变幻,

“难道你和旭凤…!一次次地欺他辱他,如今还…”

或许是我的错觉,她那样高傲的一个人,言语间双眸竟划过一闪而逝的凄凉。

羞赧、悔意接踵而来,我垂下眼睫望着那残缺不堪的岩壁,风过,扬尘起。